台湾精准三肖中特
您的位置:首頁 - 悠悠歲月 - 我記憶中的王副
我記憶中的王副
發表日期:2014-08-15 點擊率:8167 來源:龍筱勤

    王副是民建寧波市委會原副主委王云生前輩。“某副”這個稱謂是我進入民建機關以來所接觸和熟悉起來的,這似乎是對市委會副主委的一種約定俗成的稱呼。不能確切地記起與王副的第一次謀面,我進入機關時他已退休多年,只是定期常來市委會和老年中心組成員們一道學習座談,有可能是在某一次學習時見到他的吧。現在他已溘然長逝。
    印象中,他是一位面目慈祥、言辭溫雅的老者,時常腳步穩妥地出現在辦公室門口,開口道“小龍,會里工作還忙吧”,交談間常不時地回應著“好、好、好”,最后總是說“其他沒啥事體,我去了啊,再會”,于是邁著慢而穩當的步履離去。我們陪著送至電梯,他就在電梯里搖著手,直到門闔上。
    我在民建從事組織宣傳工作有10年,為機關退休干部聯絡服務是其中一項職責,這樣使我有較多機會與王副接觸。對這樣一位親歷資本主義工商業社會主義改造、熟知民建創建歷史、把自己的一生融入民建事業的老領導和老前輩,我從一開始的敬重仰望到后來的感動心懷,直至而今斯人已去的深深緬懷,源于王副那平淡中蘊含深意的嘉言懿行。“見人嘉言善行,則敬慕而記錄之。”謹以此小文記錄下我記憶中的王副吧。

    把原工商業者掛在心上
 
    寧波民建籌建于1952年9月,成立于1955年6月,其成員有相當一部分是新中國成立前后的私營工商業者,既有知名工商界人士,也有一些小商小販、小手工業者、小業主等“三小”人員。在國家對資本主義工商業進行社會主義改造的時期,民建的工商業者會員不僅帶頭實施公私合營,將身家產業融入國家公有制經濟體系之中,雙腳邁進社會主義的門檻,還對工商業界的公私合營起到了積極的宣傳帶動作用。王副是原工商業者的一員,親歷了這段歷史。光陰荏苒,當年的工商業者會員而今已經垂垂老矣,一方面,他們大多數較早從企業退休,退休金水平較低,另一方面,由于受到歷次運動影響,其子女在上學、擇業等方面也多不如意,境況不佳,因此,這批原工商業者會員的晚年生活便遇到了困難,有的家屬無勞保,有的子女下崗失業,加之各種老年疾病纏身,甚至到了度日艱難的地步。
    對于原工商業者的生活困難問題,黨和國家是極為重視的,1997年財政部、統戰部、勞動部聯合印發《關于切實解決部分原工商業者的生活困難問題的通知》(財社字[1997]90號),推動了各個層面對原工商業者的解困幫扶,2002年勞動和社會保障部、統戰部、財政部和民政部又印發《關于進一步解決部分原工商業者生活困難問題的通知》(勞社部發[2002]9號),要求各地進一步加大工作力度,努力解決原工商業者的生活困難問題。
    在我的記憶中,為原工商業者會員呼吁、要求有關部門給予重視關注,正是王副做得最多的一件事,也是他最為掛心的一件事。王副通過主持老年中心組的學習,及時了解原工商業者老會員的生活動態,再反映給市委會,進而通過市委會以信息、提案、民主協商會建議等形式,向市委、市政府和民建省委會反映情況,提出建議,促成了市財政部門給予原工商業者生活困難補助專項列支,市勞動保障部門上調原工商業者退休職工的養老金。
    ——2001年,市政府根據民建市委會和市工商聯聯合遞交的《關于解決部分原工商業者生活困難問題的請示》(甬建[2001]3號),以及市委統戰部的相關報告,決定每年由財政撥款14.5萬元幫扶原工商業者,成立了由市委統戰部、民建市委會和市工商聯各一位領導組成的基金管理小組,由市委統戰部按需分批轉給市工商聯專款專用。
    ——2003年上半年,市政府根據勞社部發[2002]9號和浙江省配套下發的浙勞社老[2002]150號文件規定,對原工商業者的養老金給予調整提高,使其達到了寧波市企業退休人員2002年6月份的平均水平,即819元,這次調整共涉及158人。原工商業者會員在感到欣慰之余,又紛紛向王副反映,這次上調不盡如意,因為上調是按照2002年6月的標準進行,而市里剛好于2002年7月上調了企業退休人員的養老金,使平均水平達到約870元,這樣一來,一個月的時間差又造成原工商業者收入仍然低于全市企業退休人員平均水平。為此,王副專程就此向市委會領導反映老會員們的呼聲。時任主委項性平、副主委陳繼泰、秘書長趙杰等十分重視,當年先后兩次以市委會名義上報情況反映,希望政府部門在提高原工商業者養老金水平、解決醫療待遇、加大財政扶助力度方面采取有效措施。
    ——2007年,在新一屆主委張明華、時任專職副主委兼秘書長國宇的重視下,市委會向政協大會提交《關于進一步做好我市原工商業者及其配偶、遺孀生活困難補助與醫療救助的建議》,得到時任市委常委、統戰部部長陳鳳姣的批示,隨后統戰部召集市財政局進行專題商研,決定市財政增加原工商業者生活困難救助金,后來市勞動和社會保障局出臺“城鎮居民醫療保險辦法”將原工商業者遺孀問題統籌納入。
    王副還利用參加市委會全委會議、專題學習座談會、代表大會等機會,向會內新一代成員講述原工商業者會員曾經做出的貢獻和目前生活上的困難,使不少會員深受教育和感動,企業家會員江家城、勵維新等慷慨解囊,為老年基金捐資助力。2011年,市委會在換屆后將老齡會員工作列為首要問題,以原行業性老年支部整體新建為社區型老齡支部為契機,成立老齡委員會,每年開展“三個一”活動,即重陽節大型敬老節慶活動、老會員外出考察活動、在職會員向老齡會員捐款獻愛心活動,這些敬老愛老活動已逐漸常態化、制度化。對于民建市委會歷屆以來對包括原工商業者在內的老會員的關愛工作,王副是倍感欣慰的。
    以上這些事情,有些并不是我親見親聞的,在這里寫下一件親歷的事情吧。2007年,王副聽說有幾位原工商業者會員患重病,經濟陷入困難,于是向市委會提出給予特別補助。市委會領導研究后同意補助,并安排由我將補助款送到會員家里。沒有想到,王副竟然主動提出要到會員家中去“望一望”,于是,我陪同王副一起前往。王副年近八旬,腿腳穩當,我們每到一處會員家中,都需要根據門牌號碼尋訪一番,再爬上好幾層樓梯。有一位徐姓老會員住在月湖附近的紫薇巷,在去她家的路上,王副對我說,這位老會員的先生是工商聯的,當初從上海“轉業”(應是指產業遷移)到寧波,是個很大的老板,對寧波經濟貢獻也蠻大的,現在患上老年癡呆癥,生活不能自理,她自己也有嚴重的風濕病,兩人僅老先生有退休金1000多元,只好付保姆費,兩個女兒一個已經亡故,就剩一個,這日子咋過過呢?唉呀。講述間長吁短嘆,我也深受感染。因為其宅偏于小區一角,我們很是費了一番功夫才尋到住處,進屋后,房間里光線不佳,只見一位老翁坐在椅上,胸前掛了一個布兜,嘴里發出些話語,卻無法聽懂,老會員徐奶奶從床上坐起來,聽了王副一番關切詢問,接到補助金,感激地說著“謝謝,謝謝組織上記掛”。在返程的車上,王副又打開話匣子,向我講述當初他們是如何做工作,動員工商業者實行公私合營。他在言話中流露出,因為自己進了機關工作,退休后經濟上無虞,可是這么多企業退休的老會員,經濟差距甚大,民建會更應該持續不斷地關心他們、扶助他們,使他們感受到組織的溫暖。
 
    把民建機關當作一個家
 
    在王副的身上,還體現出一種強烈的愛會之情,這種體現并不是激越澎湃的宣誓和驚天動地的事業,而是在質樸無華的言行中自然流露出來的。
    王副對會的熱愛體現在時常來會里走走。盡管他已退休多年,但他來到會里是那么經常,而我們看到他也毫不驚奇,他沖著我們一一打著招呼,我們也對著他親切地叫道“王副,您來了”。對于會里我們這些陸續新來的同志,他總是給予經常的鼓勵和肯定,他對我們說,你們現在的學歷高了,個個都會寫,對待會員態度也好,都是好樣的。有時候他還對我說,小龍,你工作上膽子可以大一些。說實在的,我在進入民建后,一直懷著小心謹慎的心情來面對這份工作,這大概有三個原因,一是自己來自遙遠的四川,對于寧波地域文化和風俗人情有陌生感,二是一直以來上學、擇業處境順利,反而造成抗挫折能力的不足,做事有些縮手縮腳,三是性格比較內向,不善于人際交往。因此,王副這樣和藹的面孔,這樣真誠的鼓勵,確實如一道陽春德澤布入心間。
    王副對會的熱愛還體現在堅持自我教育這項優良傳統。那時候,他主持的老年中心組定期來會里學習,學習全國和地方“兩會”精神、學習黨和國家的大政方針,他們認真制訂學習計劃,嚴格遵照計劃執行。每到年中、年底之際,他便囑咐我打印學習計劃,第一次他拿出兩頁綠格紙,上面是他手書的學習計劃,有學習內容、學習對象、學習時間、學習方法等內容,措辭遣句簡單易懂,不是很“官樣”,其中有一句是“實行自愿報名、自覺參加、自學為主的三自方針”。他們一般在上半年的3到6月、下半年的9到12月,每個月的逢雙周的星期二,下午2點到4點之間開展學習。一張刊載時事要聞的報紙或是一份會內下發的文件是學習內容,主題內容通常由周書權老師宣讀,他年齡相對較輕,思路清晰,聲音宏亮,大家捧著一杯綠茶靜靜地聽他讀完報章或文件內容,便開始自由討論發言。學習涉及的議題十分廣泛,大到黨的全國代表大會出臺的重要文件、國家的經濟建設成就、反腐敗工作成效,小到寧波的文明城市創建工作、企業職工退休金調整,嚴肅的話題談完了,就聊些養生保健的家常話。我當時為老年中心組服務,時常參加會議,替他們添加茶水,作作會議發言記錄。我能夠感受到,這些多年相知的老會員在一起,他們的交流是一件十分愉快的事情,他們滄桑的臉上閃現著生動明亮的笑容,他們的聲音比平時更加響亮,而王副坐在這些老朋友的中間,無疑是其中一個主心骨的人物,最后在大家興盡之時,他便會心滿意足地說道,好了,今天我看差不多了,下次學習日子別忘了。民主黨派成員幾十年如一日的自我教育,這正是一個生動的例子。
 
    2014年春,王副因為疾病在寧波去世,享年86歲。在患病就醫期間,他一直抱持樂觀的態度,調研處處長屠光啟告訴我,去王副家里探望時,見到王副攥起拳頭叩擊著自己的胸膛,笑道,我還打不倒的打不倒的。我也曾經去王副家中問候,他端正地坐在藤條椅上,像平常一樣的神態,聊著就醫的情況。2013年市委會組織的重陽節活動,王副抱病參加,他的身體已大為消瘦,仍然以慣有的親和態度和老朋友們握手道好。王副逝世后的送別會,有很多老會員參加,其中一位原工商業老會員讓我為他拍了一張照片,作為最后的紀念。王副在病中慨嘆過,2015年是寧波民建成立60周年,他趕不上了。

【 關 閉 】
關于本站  |  網站地圖  |  版權聲明  |  隱私聲明  |  常見問題  |  聯系我們    |  工作平臺
版權所有:中國民主建國會寧波市委員會 您是第 位訪客 浙ICP備05062326號

Copyright 2007 www.avbei.tw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由 寧波在線網絡信息有限公司 提供技術支持
台湾精准三肖中特 动物跑跑跑游戏机攻略 求时时彩qq群 现场直播开奖结果 股票涨跌怎么看 喜乐来778捕鱼 大家玩的游戏赚钱 牌九至尊超级版 时时彩后一杀1码100准 内蒙古快3全天实时计划 用拼车平台怎么赚钱吗